歡迎您訪(fǎng)問(wèn)高中作文網(wǎng),請分享給你的朋友!

當前位置

主頁(yè) > 作文素材 > 歷史故事 > 趙飛燕和趙合德姐妹宮廷秘史:竟讓漢成帝累死在床上

趙飛燕和趙合德姐妹宮廷秘史:竟讓漢成帝累死在床上

作者:高中作文網(wǎng) 來(lái)源:轉載 時(shí)間:2016-03-04 閱讀: 字體: 手機瀏覽
趙飛燕
        導讀:趙氏姐妹是美女,對于她們的功過(guò)不能以簡(jiǎn)單的好人壞人來(lái)評價(jià)。人性是復雜的,趙氏姐妹都是熱愛(ài)權力的女人,都是喜歡控制男人的女人,而最終也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。不可否認,她們也曾經(jīng)真心地愛(ài)過(guò),但最終淪為欲望的奴隸,把愛(ài)情拋棄了。

  姐妹花原是一對私生女

  姐妹花的身世得從她們的老娘說(shuō)起。趙氏姐妹的老娘姓甚名誰(shuí)我們不曉得,只曉得她是親王劉建的孫女,被封為姑蘇郡主,后來(lái)嫁給了民兵司令官趙曼。

  趙曼有一位娛樂(lè )界的朋友馮萬(wàn)金,馮萬(wàn)金是一個(gè)音樂(lè )才子,奏出了樂(lè )曲《人間難得幾回聞》。正如劉徹離不開(kāi)李延年的音樂(lè )一樣,趙曼也離不開(kāi)馮萬(wàn)金的音樂(lè ),吃飯前必須得讓馮萬(wàn)金奏上一曲,否則再多的美酒佳肴也食之無(wú)味?磥(lái)趙曼是一位高雅人士,能文也能武。

  趙曼的老婆,也就是趙氏姐妹的老娘,我們的姑蘇郡主是一位乖乖女,養在深閨人未識,很少出去走動(dòng),接觸的男人除了自己的丈夫趙曼外,也就只有丈夫的朋友馮萬(wàn)金了。

  馮萬(wàn)金是個(gè)青年才俊,玉樹(shù)臨風(fēng),自古才子配佳人,馮萬(wàn)金在趙曼家一來(lái)二去,日子久了,不知怎么搞的,竟然和趙氏姐妹的老娘對上眼了。不幸的是,趙曼還是個(gè)性無(wú)能,這樣一來(lái),落花有意,流水也有情,干柴遇到了烈火,馮萬(wàn)金和姑蘇郡主好上了。

  嗚呼!站在趙曼的角度,我們肯定要痛罵馮萬(wàn)金,第三者是不可原諒的,更可恨的是他搞上的還是自己好朋友的老婆。朋友妻,不可欺,兔子不吃窩邊草,這些古訓在馮萬(wàn)金眼里成了一泡屎。而站在姑蘇郡主的角度,我們又要為她“紅杏出墻”的罪名開(kāi)脫,她堂堂一個(gè)郡主卻嫁了一個(gè)性無(wú)能,也無(wú)怪乎她管不住自己的情欲。

  孰對孰錯,留給后人去評說(shuō)。馮萬(wàn)金和姑蘇郡主偷情的結果是,姑蘇郡主懷孕了。

  這下事情也鬧大了,如果趙曼是一個(gè)正常的男人,姑蘇郡主把事情往丈夫身上一賴(lài),也就萬(wàn)事休矣。偏偏趙曼是一個(gè)性無(wú)能,根本無(wú)法生育,而且好久沒(méi)有與姑蘇郡主同床了。要是這件事情被趙曼知道了,趙曼一定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她,也一定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馮萬(wàn)金,即使趙曼寬宏大量,她堂堂一個(gè)姑蘇郡主也沒(méi)有臉再活下去。所以,必須隱瞞,必須讓趙曼的這頂綠帽子一直戴下去。

  火燒眉毛之際,情夫馮萬(wàn)金為姑蘇郡主出了一個(gè)主意,讓姑蘇郡主假裝有病,回娘家探親養病。姑蘇郡主一想,這主意不錯,她回娘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而且她的娘家是親王,戒備森嚴,即使是女婿也不可以想進(jìn)去就進(jìn)去的。姑蘇郡主很快就把回娘家的事兒跟趙曼說(shuō)了,趙曼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就答應了,一來(lái)他不是那種離不開(kāi)女人的男人,二來(lái)他得罪不起老婆的娘家,他的前途還仰仗著(zhù)人家呢。

  姑蘇郡主就這樣在娘家里生下了一對雙胞胎:姐姐趙飛燕,妹妹趙合德。

  生下雙胞胎后,姑蘇郡主樂(lè )不起來(lái),她又遇到了一個(gè)難題,兩個(gè)女娃既不能放在王府里撫養,又不能帶回家去,這該咋辦?想來(lái)想去,姑蘇郡主橫下心來(lái),打算把兩個(gè)女娃扔到荒郊野外,讓好心人抱走,或者干脆讓豺狼吃了,一了百了。然而,那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啊。兩天后,姑蘇郡主忍不住跑到扔娃的地方窺探,發(fā)現兩個(gè)女娃竟然還活著(zhù)。于是,淚水很快就充滿(mǎn)了姑蘇郡主的眼眶,她實(shí)在不忍心再這樣對待兩個(gè)無(wú)辜的小生命,萬(wàn)般無(wú)奈之下,把兩個(gè)女娃暗中托付給了情夫馮萬(wàn)金。

  馮萬(wàn)金當著(zhù)家人的面只說(shuō)趙氏姐妹是沒(méi)爹沒(méi)娘的孤兒,自己好心把她們撿了回來(lái)。于是在親老爹馮萬(wàn)金的護佑之下,趙氏姐妹一天天成長(cháng),雖然沒(méi)少受馮萬(wàn)金家人的白眼虐待,但好歹撿回一條命。孰料,正當趙氏姐妹快要成年的時(shí)候,馮萬(wàn)金暴斃,兩姐妹被馮萬(wàn)金家人兇神惡煞地趕了出來(lái)。

  趙氏姐妹淪落街頭,沒(méi)得吃,沒(méi)得穿,只好靠賣(mài)唱討生活。兩姐妹在長(cháng)安一條偏僻的巷子里租了一間破敗不堪的屋子住下,巧的是,趙氏姐妹的隔壁是一大戶(hù)人家,主人趙臨是陽(yáng)阿公主府的總管,趙臨是個(gè)太監,無(wú)兒無(wú)女,見(jiàn)趙氏姐妹花容月貌,又能歌善舞,于是大發(fā)慈悲心,把兩姐妹收為義女。趙氏姐妹千恩萬(wàn)謝,感激涕零,也就是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原先姓馮的兩姐妹把姓氏改為趙。

  姐姐進(jìn)了宮

  大難不死,必有后福。趙氏姐妹做了趙臨的女兒,趙臨就順理成章地把兩姐妹推薦給了陽(yáng)阿公主,充當公主府的歌女。陽(yáng)阿公主來(lái)者不拒,專(zhuān)制帝王希望美女越多越好,公主也希望自己府中的美女越多越好,希望有一天自己府中的哪一位美女被皇帝哥哥看中,這樣自己也跟著(zhù)沾光。

  趙氏姐妹的美各有千秋,姐姐趙飛燕美在身段,那時(shí)候崇尚骨感美,趙飛燕骨感到了極點(diǎn),身輕如燕,大家都稱(chēng)她為“飛燕”,她閣下也毫不謙虛,干脆把自己的名字也改成了趙飛燕。她原來(lái)的名字叫趙宜主。妹妹趙合德美在肌膚,那水水的肌膚像剛剝了殼的雞蛋一樣白嫩滑膩,據說(shuō)她閣下洗完澡從浴盆里站出來(lái),身上不沾一滴水珠。相同的是兩姐妹都精通歌舞。

  如果說(shuō)平陽(yáng)公主是衛子夫的福星,那么陽(yáng)阿公主就是趙氏姐妹的福星。陽(yáng)阿公主是漢成帝劉驁的姐姐,劉驁是歷史上最好色的帝王之一。這一天,他無(wú)聊得很,于是來(lái)到姐姐陽(yáng)阿公主家散散心。說(shuō)是散心,其實(shí)就是泡妞。歷朝歷代的公主府其實(shí)都是專(zhuān)制帝王獨享的妓院。陽(yáng)阿公主大擺宴席,召歌伎舞伎為皇帝哥哥助興。姐姐趙飛燕那勾魂攝魄的眼神、優(yōu)美動(dòng)聽(tīng)的歌喉、婀娜曼妙的舞姿,一下子就迷倒了劉驁。尤其是那迷人的三圍,前凸后翹,劉驁恨不能馬上把她摟在懷里。

  接下來(lái)就不用說(shuō)了,劉驁和老祖宗劉徹一樣,領(lǐng)著(zhù)趙飛燕進(jìn)了尚衣軒。不料,令劉驁大為惱火的是,趙飛燕拒絕和他干那事。趙飛燕是個(gè)聰明的人,她明白大多數臭男人把女人搞了之后就一腳把女人踢開(kāi),于是她央求劉驁把自己接進(jìn)宮再說(shuō)。

  劉驁還以為是啥子原因呢,原來(lái)是這么一回事。一個(gè)皇帝接一個(gè)女人入宮還不簡(jiǎn)單?于是,劉驁當天就把趙飛燕接進(jìn)了宮,趙氏姐妹倆依依惜別了一陣,姐姐趙飛燕就雄心勃勃地上了劉驁的大花轎。

  成了劉驁的老婆,夫妻倆干那事也就名正言順了,可趙飛燕來(lái)了個(gè)欲擒故縱,一連三夜拒絕了劉驁的臨幸。書(shū)上說(shuō)趙飛燕“瞑目牢握,泣交頤下,戰栗不迎”,以至于劉驁一連三夜抱著(zhù)她,無(wú)法翻云覆雨,把劉驁搞得欲罷不能,劉驁又不忍霸王硬上弓。其實(shí),趙飛燕這樣做并不是真的想為難劉驁,她只不過(guò)想在劉驁的眾多美女中留下與眾不同之處,讓劉驁時(shí)時(shí)刻刻記得她,這樣她才有機會(huì )一步一步地往上爬。

  最后一次,趙飛燕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給了劉驁。鮮血染紅了被子,證明趙飛燕是一個(gè)處女。劉驁自然龍心大悅。

  其實(shí)趙飛燕早已不是處女,淪落街頭的時(shí)候,趙飛燕就以身相許一個(gè)捕鳥(niǎo)為生的小伙子,小伙子要啥沒(méi)啥,倒也與當時(shí)的趙飛燕門(mén)當戶(hù)對。小伙子非常英俊,趙飛燕又是情竇初開(kāi)的年齡,不可避免地兩人上床了。后來(lái)趙飛燕進(jìn)了公主府,就把那個(gè)窮小子忘記了。被劉驁相中后為啥老是拒絕劉驁?就是不想劉驁知道她已不是處女身,男人都在乎這個(gè),何況帝王乎?后來(lái),趙飛燕秘密地服用了一種祖傳秘方,三天后就恢復了處女身。

  好的開(kāi)始是成功的一半。趙飛燕很快就憑借自身的優(yōu)勢--無(wú)人可比的苗條身材和出神入化的舞技牢牢地抓住了劉驁的心。劉驁常常為趙飛燕舉辦個(gè)人演唱會(huì ),趙飛燕又歌又舞,把劉驁迷得神魂顛倒。經(jīng)不住趙飛燕的誘惑,劉驁也加入舞池當中,和趙飛燕跳起來(lái)。

  趙飛燕對于舞蹈很有原創(chuàng )精神,她表演的都是自己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的舞,她表演的一種舞步,手如拈花顫動(dòng),身形似風(fēng)輕移,令劉驁十分著(zhù)迷。

  有一次在太掖池一艘豪華的御船上,劉驁命中央級官員馮無(wú)方為趙飛燕吹笙伴奏,而自己也在一邊傻乎乎地用犀牛角做的簪子,輕輕地敲著(zhù)白玉酒杯。在這么多大腕的陪襯下,趙飛燕更來(lái)勁了,跳著(zhù)跳著(zhù),突然起了一陣風(fēng),趙飛燕的寬裙被風(fēng)帶起,隨風(fēng)飄揚,險些跌入池中,多虧馮無(wú)方抓住她薄如蟬翼的云水裙,才有驚無(wú)險。

  這件事在宮中被傳得沸沸揚揚,都說(shuō)趙飛燕不僅身如飛燕,還可以在掌上起舞,簡(jiǎn)直不是人,是一仙女。

  不管怎么說(shuō)吧,趙飛燕的舞技在宮中是沒(méi)有人比得上的,唯一可以與之媲美的就是她的妹妹趙合德。于是,跳著(zhù)跳著(zhù),趙飛燕想到了妹妹,想到曾經(jīng)與妹妹相依為命的歲月,那時(shí)候她們發(fā)誓有難同當,有福同享,而現在自己錦衣玉食,而妹妹還在公主家吃苦受累,怎么不令人傷懷呢。于是,她想把妹妹也弄進(jìn)宮來(lái)。

  妹妹進(jìn)了宮

  趙飛燕想把妹妹弄進(jìn)宮來(lái),唯一的辦法就是求助于劉驁。

  趙飛燕向劉驁淚水漣漣地哭訴,說(shuō)起和妹妹共同度過(guò)的不堪回首的歲月,說(shuō)妹妹如何如何照顧自己云云。劉驁不是傻子,當然明白趙飛燕的心思,于是他問(wèn):“你妹妹長(cháng)得咋樣?漂亮不?”

  趙飛燕一聽(tīng)有戲,巧妙地回答:“貌賽西施。”劉驁一聽(tīng)比大美人西施還漂亮,抱怨趙飛燕怎么不早說(shuō),信誓旦旦地說(shuō)事情包在他身上。

  這對劉驁來(lái)說(shuō)實(shí)在是一件美事,一來(lái)可以滿(mǎn)足自己的色欲,二來(lái)可以成全趙飛燕,一箭雙雕,何樂(lè )而不為?于是迫不及待地下令宮廷秘書(shū)呂延福,用皇后才可以坐的御轎,敲鑼打鼓地去迎接趙合德。

  趙合德的智慧比之姐姐趙飛燕更勝一籌,她并不著(zhù)急坐上御轎,她對呂延福說(shuō):“姐姐是我的再生父母,沒(méi)有姐姐的親筆允許,我不敢進(jìn)宮。”好家伙,皇帝的話(huà)不聽(tīng),竟然只聽(tīng)姐姐的話(huà)。呂延福并不知這本就是姐姐的意思,于是只好無(wú)功而返,稟告劉驁。

  劉驁性情比較溫順,他不生氣,反而為趙合德的端莊大發(fā)感慨,認為趙合德這樣的女子世間少有。姐姐趙飛燕也為妹妹的這份情而感動(dòng),于是,修書(shū)一封,簽上自己的大名,讓呂延福攜書(shū)再一次前往。

  這一次趙合德沒(méi)再拒絕。不一會(huì )兒趙合德就裊裊娜娜地來(lái)到了劉驁的面前,趙合德的美貌在前面已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,劉驁一見(jiàn)傾心,二見(jiàn)傾魂,三見(jiàn)靈魂從后腦勺出了竅。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millennialswebsite.com/sucai/lishigushi/11744.html

上一篇:雍正是怎么當上皇帝的?

下一篇:三國時(shí)期真實(shí)的楊修是什么樣的人?楊修之死的原因是什么?

本站作文專(zhuān)題: